您当前位置:飘安集团 >> 新闻中心 >> 集团动态 >> 浏览文章

集团动态

乡镇医疗器械大部分闲置,飘安集团寻求解决之道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目前政府对国产医疗设备企业有什么扶持政策?

  白知朋:虽然科技部对于这些我们自己有独立知识产权的设备研发,会划拨一些科研经费,但是据我了解的情况,这些经费的落实情况并不理想,远没有达到我们所预想的状态。

  另外在经费划拨的时候,由于缺乏行业调查与研究,拨款的人可能对行业并不十分了解,所以也会导致一些资金并没有真正用到最该用的地方。

  虽然现在吃回扣的情况已经很鲜见了,但是资金和政策的落实不到位,成为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  而且,说实话我们国家需要向发达国家学习的地方太多了,医疗装备、医疗器械这一块儿并不是一上来就获得重视的。尽管我们现在已经越来越重视这一行业的发展,但是还是需要有一个提升的时间。

  随着医改进程的不断深化,我国在医疗方面的投入也在急剧增加。2012年,我国医疗器械总产值突破1570亿元。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看看数字背后的市场分布就会发现,磁共振、CT等高附加值大型设备几乎被GE、西门子、飞利浦等外资垄断。

  和你脑海中的情景一样,医院里所用的高端医疗器械几乎是清一色的洋货。

  面对这个问题,6月25日,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(下称“卫计委”)规划与信息司司长侯岩明确表示,未来将严格执行政府采购法,确保财政资金优先采购国产医疗设备。

  其实,除了中资企业被“洋品牌”重重包围之外,我国医疗器械行业所面临的更为严重的问题是:在医疗服务资源匮乏的同时,设备使用效率严重低下。

  “十一五”期间,中央财政累计安排200余亿元用于医疗设备购置。但是,医疗设备的引进,换来的却是大量设备的闲置。有业内人士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透露:中国基层医院的医疗器械使用率不足40%。

  三甲VS基层:冰火两重天

  谈到设备使用率的问题,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秘书长白知朋通过他的亲身走访,给《中国经济周刊》列举了这样一组数据:“在我国一线城市,比如北京,一台CT机一天要为70~80人次服务;然而在陕西、河南、山东等省的县级医院,一所医院一天下来最多只会有7~15位病患来照CT。”

  “国家规定,县级医院也可以配备CT机。但是由于病患数量和病患经济承受能力等因素影响,县级医院根本就来不了那么多病人,因此就会导致大量设备出现闲置。”白知朋说。

  相对于基层医院的门可罗雀,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的大型医疗设备可就忙得多了。

  “我最关心的就是医疗设备的开机使用率。”北京一家三甲综合医院的院长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“每天排队看病的病人太多,预约照CT有时候要等几个星期甚至一个月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旦设备出现问题需要维修,将会对我们医院,甚至整个医患关系带来非常恶劣的影响。”

  那么开机使用率意味着什么?GE医疗集团大中华区客户服务部总经理包格睿(Gary H. Bobb)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解释说:“简单来说,开机使用率越高,就意味着机器越能随时随地使用。”

  包格睿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通常医疗设备企业提供给医院的设备开机使用率大概在93%。“这个数字意味着,一台机器在一年365天中大概有25天左右是不能使用的。我们现在已经能够把这个数字从现在的93%提高到98%,这就意味着一年里可能只有六七天医院不能使用这台机器。”

  假设一台CT机一天要为80个患者提供服务,那么对于一线城市三甲医院来说,开机使用率提高5个百分点,就意味着一台机器一年能多看1400多个病患。

  但是,无论设备开机使用率如何提升,一线城市大型医院由于病患大量集中,接诊压力巨大。白知朋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每天排队到北京协和医院就诊的患者中,有98%都是外地人:“毕竟大伙生病了都想来大医院得到更加放心的治疗。”